技术中心


地址:新兴县新城镇东堤北路6号
电话:0766-2986988
传真:0766-2986968
邮箱:dhn@gddhn.com
网址:www.gddhn.com
bg
养殖宝典

过去二十年全球新出现的猪群病毒介绍

发布日期:2016-04-19  浏览:
    美国维吉尼亚技术大学兽医学院的X.J. Meng在2011年猪的新现与再现疾病国际论坛上介绍了猪的新现和再现病毒:猪戊肝病毒、猪细环病毒(torque teno sus virus)、猪博卡病毒(porcine bocavirus)、猪嗜淋巴疱疹病毒(porcine lymphotropic herpesviruses)、猪环曲病毒(porcine torovirus)和猪札幌病毒(porcine sapovirus)。
 
    过去二十年左右,全球猪群中新出现了一系列的病毒。有的病毒,例如猪圆环二型病毒(PCV2)和猪繁殖呼吸综合征病毒(PRRSV,蓝耳病毒)为养猪业造成巨大损失,成为经济学重要疾病,而其它病毒,例如猪细环病毒(TTSuV)、猪博卡病毒(PBoV)、猪环曲病毒(PToV)和猪嗜淋巴疱疹病毒(PLHV)自然条件下在猪群当中大部分属于亚临床感染。
 
    有些新现和再现猪病毒,例如猪戊肝病毒(HEV)和猪札幌病毒(SaV),它们对猪的临床健康的影响并不明了,但它们却会造成人类公共健康风险,因为这些病毒经证实(HEV)或有可能(SaV)会传染给人。
 
    猪戊肝病毒(猪HEV)
     1997年美国猪群中首次发现HEV(1)之后,现在基本上全世界所有养猪国的猪群中都发现了该病毒(2)。猪HEV目前分类在肝炎病毒科Hepeviridae下,其中包括至少四种人传HEV基因型、鸟HEV和感染其它动物的HEV毒株。迄今为止,全世界所有猪当中检出的HEV毒株要么属于基因型3,要么属于基因型4,这两种基因型与人类HEV的3和4基因型遗传亲缘关系很近,有些情况下甚至无法区分(3)。
 
    不论在发展中国家还是在工业化国家,全世界猪场中都普遍存在猪HEV感染,不论戊肝在当地人群中是否为地方性流行(2).这种病毒通常感染二至四月龄的猪,短暂病毒血症持续一至二周,粪中排毒持续大约三至七周。猪HEV在猪当中为亚临床感染,尽管在自然与人工感染情况下均曾在患猪体内发现肝炎的微观损伤。自然状况下感染的猪只体内观察到轻微至中度的多病灶门脉周边淋巴浆细胞性肝炎。试验感染猪HEV的猪只肝脏及肠系膜淋巴结轻微至中度肿大,多病灶淋巴浆细胞性肝炎和局部性肝细胞坏死(4)。
 
    当前关于猪HEV方面的主要担心在于人畜共患造成的人类感染、猪肉与环境安全(5)。戊肝被认为人畜共患病,而猪是3型和4型基因型的保虫宿主。在试验条件下,人类HEV基因型3和4会感染猪,而反过来,猪HEV的基因型3和4也会感染非人灵长动物。猪兽医和其它接触猪的人员面临的HEV感染风险越来越高,而来自美国养猪生产大州的人HEV抗体阳性的比例高于来自非养猪生产州的人。美国菜市场出售的大约11%、日本出售的大约2%的猪肝含有HEV RNA,最重要的是,商业性猪肝当中含有的病毒仍然具有传染性。商业性出售的猪肝中含有的戊肝病毒非常接近人类戊肝患者身上分离到的病毒,并且在个别病例中二者完全相同。
 
    已有散发的急性戊肝病例,据确定与遭污染的新鲜、未熟制猪肉消费有关。在法国,figatelli猪肝肠被确认为人群当中散发戊肝的感染来源(6)。在日本,有报导因食用遭猪HEV感染的野猪肉而造成急性戊肝簇发病例。作为一种粪-口传播的疾病,污染水源是HEV感染的主要来源。
 
    感染HEV的猪经粪排出大量病毒,对环境安全构成威胁。传染性猪HEV病毒已在猪粪、水泥粪坑、泄粪池和猪粪存储设施中检出。这样,猪粪的田间施撒和径流可能成为灌溉水和饮用水或海岸水的污染来源,给水产生产造成污染。牡蛎当中已有HEV病毒被检出,而且有急性戊肝病例据认为与污染贝类的消费有关(7)。
 
    尽管猪HEV对猪的健康并不会构成重要威胁,但猪HEV与其它猪病原并发感染时会对猪的健康产生什么影响还有待进一步确定。猪群中的猪HEV病毒感染已知构成了人畜共患病、猪肉安全和环境安全方面的风险,因此从商业性养猪生产当中根除猪HEV病毒是非常重要的。
 
    猪细环病毒(TTSuV)
     猪细环病毒(最初称为TTV,现在称为TTSuV)最初于2002年在日本的家猪当中发现(8),尽管TTSuV感染的证据可追溯至1985年的西班牙(9)。TTSuV是一种小型单股环状DNA病毒,属指环病毒科Anelloviridae的壬型细环病毒属Iotatorquevirus,该属还包括该病毒对应于人类的人TTV。至少有两种TTSuV,TTSuV1和TTSuV2,在世界各地的猪群当中被鉴定出来。
 
    TTSuV似乎在世界范围的猪群中无所不在,不论健康还是患病猪群(10)。世界范围内猪群的PCR和实时PCR分析(11-13)记录显示,TTSuV1和TTSuV2并发感染的流行率较高。通过采用推测的壳蛋白作为ELISA抗原,在各种来源的传统猪群中可检出很高的TTSuV2阳性率,而在无菌猪当中则没有(14)。总的来说,猪的TTSuV2病毒DNA如果检测不到,则抗TTSuV2病毒的抗体水平也会很低(14)。同一头猪感染多种不同基因型或亚型的TTSuV的病例也有见过报导(15)。
 
    TTSuV对猪的致病性方面仍然存在争议。在一个无菌猪模型当中,含有TTSuV1的匀浆部分地诱发了猪皮炎肾病综合征(PDNS)和断奶后多系统衰弱综合征(PMWS)(16-17)。此外,已有证据显示,西班牙PCV2水平低或无法检出的PMWS患猪当中TTSuV2病毒的DNA水平高于非PMWS患猪(18),但韩国进行的小样本研究中在PCV2阴性猪只和PMWS感染猪只之间未发现TTSuV1或TTSuV2病毒水平的差异。有趣的是,PMWS患猪的TTSuV2病毒抗体水平明显低于非PMWS患猪。有报导证明TTSuV可垂直传播,然而,在流产胚胎和屠宰场收集的胚胎之间未发现TTSuV流行率有任何区别。
 
    缺乏易感细胞培养系统来繁殖TTSuV病毒,并且很难找到TTSuV病毒阴性的常规猪只用来研究,这些都阻碍了我们对TTSuV病毒对猪的致病性的理解。至于在与其它猪病原并发的情况下这种病毒是否会对猪造成任何不良影响,还有待进一步确定。
 
    猪博卡病毒(PBoV)
     最初于2008年在香港的猪群中发现(20),与人类细小病毒4存在遗传相关,大约60%核苷酸序列相同。香港猪群当中采集的大约44%的淋巴结、肝脏、血清、鼻喉和粪便样本当中PBoV DNA呈阳性。这种病毒似乎在全世界的猪群当中广泛分布,并且各个国家,包括瑞典、美国和中国(21),的猪群中都检到了PBoV病毒。PBoV对猪的致病性还不清楚。在瑞典,除TTSuV和PCV2(猪圆环二型病毒)之外,大约88%的PMWS(猪断奶后多系统衰弱综合征)患猪PBoV DNA呈阳性,但非PMWS患猪当中也有46%的猪只呈阳性(22)。在与其它猪病原并发的情况下PBoV是否会对猪具有致病性,还有待进一步确定。
 
    猪嗜淋巴疱疹病毒(PLHV)
     1999年,通过采用泛-疱疹病毒重复序列PCR试验,在猪当中发现了两种亲缘关系很近的伽玛-疱疹病毒,标识为猪嗜淋巴疱疹病毒1和2(PLHV-1和PLHV-2)(23)。2003年发现的第三种猪嗜淋巴疱疹病毒与前两种基因序列差异较大,标识为PLHV-3(24)。所有这三种病毒都经常在世界各地的家猪的血液以及淋巴器官中检出。无法通过细胞培养对PLHV进行扩增分离。分子流行病学数据显示,PLHV在商业性猪群当中无所不在,而PLHV DNA常在猪的血液、脾脏和肺部组织中检出。除家猪之外,检查发现小型猪和野猪当中PLHV DNA流行率也很高(25)。
 
    自然条件下PLHV的致病性仍然未知。已有报导称,PLHV-1与小型猪进行异源造血干细胞移植之后的移植后淋巴增生疾病(PTLD)有关(26-27)。
 
    试验猪PTLD的临床症状,例如发烧、精神不振、厌食、高白细胞计数和淋巴结肿大可触,与人PTLD相似,而人的这种疾病与人类伽玛疱疹病毒艾伯斯坦-巴尔病毒有关。PTLD患猪的病理损伤包括扁桃体和淋巴结肿大。微观损伤包括淋巴结中可见典型的多态PTLD细胞,混有免疫母细胞、浆细胞样细胞和浆细胞。
 
    目前,对于PLHV的主要担忧在于猪细胞、组织、器官的异种移植的过程中可能给人类造成的感染风险。适宜的繁育可消除PLHV,而通过剖腹产和屏障繁育过程也可生产无PLHV的仔猪。(28)
 
    猪环曲病毒(PToV)
     PToV于1998年在荷兰的仔猪中发现(29),属于巢病毒目冠状病毒科环曲病毒属的病毒。PoTV与牛和马的环曲病毒具有遗传相关,60至70%序列相同。    
 
    许多国家的仔猪当中都鉴定出了PToV,包括荷兰、比利时、匈牙利、韩国、西班牙和意大利(30)。PToV的血清学流行率在50至80%之间,具体取决于仔猪日龄和来源地区(29、31)。从断奶后第四至14天开始(29),仔猪会在粪中排毒一天或几天,19至40%的仔猪都会从粪中排毒(32-33)。由于缺乏一种体外细胞培养方式来进行PToV的扩增,因此我们无法确定PToV对猪的致病性,也因此,我们对PToV在腹泻当中可能起到的致病作用仍然不清楚。
 
    猪札幌病毒(猪SaV)
     猪SaV于1980年由EM发现,与仔猪腹泻(34)有关,病毒颗粒类似轮状病毒,又类似杯状病毒,而1999年对该病毒进行遗传学定型分析,归类为一种札幌病毒(35)。猪札幌病毒属于杯状病毒科(Caliciviridae)札幌病毒属(Sapovirus)。札幌病毒的基因型至少有五组:人SaV属于GI、GII、GIV和GV基因组,而猪SaV主要属于GIII,不过猪SaV的新的基因组以及人和猪当中的SaV重组也有见过报导(36-37)。
 
    猪SaV似乎在全世界猪群当中分布很广,大量国家,包括美国、丹麦、芬兰、匈牙利、委内瑞拉、意大利、日本、斯洛文尼亚、加拿大、巴西和韩国(38),都在猪粪中分离到了这种病毒。不同地理位置的猪群当中这种病毒的流行率不同,美国的流行率最高为62%(40),而匈牙利的流行率最低为2%(38)。二至八周龄的年轻仔猪流行率最高,流行率最高的基因组则是GIII(38)。
 
    札幌病毒与人和动物(猪和水貂)的腹泻有关(36)。猪SaV的Cowden毒株据显示试验条件下可诱发无菌仔猪出现腹泻和肠道损伤(40)。然而,在西班牙和丹麦最近的研究中,未发现健康猪和腹泻猪SaV的流行率之间有显著差异(38)。
 
    在猪SaV是否造成人畜共患感染方面,还缺乏明确的证据。然而,基因组间和基因组内的札幌病毒之间的重拍引起了交叉感染方面的担忧(41)。
 
    致谢
     Meng博士目前对PRRSV、PCV2、猪HEV和TTSuV方面的研究由美国国家健康研究所(R01AI50611和R01AI74667)、美国农业部(AFRI-2010-03437、CAP- 2008-55620-19132)、辉瑞动保公司,和葆灵格.英格翰兽药公司提供经费。
 
    参考文献
 1. Meng et al. (1997). PNAS. 94:9860-9865.
 2. Meng and Halbur (2006). Dis of Swine, 9th edition, 537-545.
 3. Okamoto (2007). Virus Res. 127:216-228
 4. Halbur et al. (2001). J Clin Microbiol. 39:918-923.
 5. Meng (2011). Virus Res. 2011 Feb 21. [Epub ahead of print].PMID:21316404.
 6. Colson et al. (2010). J Infect Dis. 202:825-834.
 7. Meng (2010). J Viral Hepat. 17:153-161.
 8. Okamoto et al. (2002). J Gen Virol 83:1291-1297.
 9. Segales et al. (2009). Vet Microbiol 134:199-207.
 10. McKeown et al. (2004). Vet Microbiol 104:113-117.
 11. Lee et al. (2010). J Vet Diagn Invest 22:261-264.
 12. Gallei et al. (2010). Vet Microbiol 143:202-212.
 13. Huang et al. (2010a). J Virol Methods. 170:140-146.
 14. Huang et al. (2011). Virus Research. In Press.
 15. Huang et al. (2010b). Virology. 396:289-297.
 16. Ellis et al. (2008). Am J Vet Res 69:1608-1614.
 17. Krakowka et al. (2008). Am J Vet Res 69:1615-1622.
 18. Kekarainen et al. (2006). J Gen Virol 87:833-837.
 19. Martínez-Guinó et al. (2009). Theriogenology. 71:1390-1395.
 20. Lau et al. (2008). J Gen Virol. 89:1840-1848.
 21. Zeng et al. (2011). J Gen Virol. 92:784-788.
 22. Blomström et al. (2010). 152:59-64.
 23. Ehlers et al. (1999). J Gen Virol. 80:971-978.
 24. Chmielewicz et al. (2003). Virology 308:317-329.
 25. Meng and Halbur (2006). Dis of Swine, 9th edition, 550-554.
 26. Goltz et al. (2002). Virology, 294:383-393.
 27. Huang et al. (2001). Blood, 97:1467-1473.
 28. Tucker et al. (2002). Xenotransplantation. 9:191-202.
 29. Kroneman et al. (1998). 72:3507-3711.
 30. Pignatelli et al. (2009). 143:33-43.
 31. Pignatelli et al. (2010). J Virol Meth.163:398-04.
 32. Pignatelli et al. (2010b). Vet Microbiol. 146:260-268.
 33. Shin et al. (2010). Arch Virol. 155:417-422.
 34. Saif et al. (1980). J Clin Microbiol. 12:105-111.
 35. Guo et al. (1999). J Virol. 73:9625-9731.
 36. Wang et al. (2005). J Clin Microbiol. 43:5963-5972.
 37. Hansman et al. (2005). Emerg Infect Dis. 11:1916-1920.
 38. Reuter et al. (2010). J Clin Microbiol. 48:363-368.
 39. Wang et al. (2006). J Clin Microbiol. 44:2057-2062.
 40. Guo et al. (2001). J Virol. 75:9239-9251.
 41. Bank-Wolf et al. (2010). Vet Microbiol. 140:204-212.
 
    参考资料
 X.J. Meng. 2011. Emerging and re-emerging viruses in swine. Proceedings of the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Emerging and Re-Emerging Diseases in Pigs. Barcelona, Spain.
 
(来源:新牧网)
上一篇:没有了